【热爱祖国,理所当然】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爱国主义

乐橙o98.com

2018-10-13

  这段时间,王继才夫妇默默坚守开山岛32年的事迹经媒体报道后,感动了无数中国人。

开山岛很小,缺(淡)水少食,岛上基本都是石头,没有什么土地,而且时常受台风侵扰,被媒体戏称为鸟不拉屎的地方,他们一守就是32年,而且在王继才牺牲后,他的妻子王仕花表示还将继续守下去。

这么艰苦,何以深深扎根?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守岛就是守家,国安才能家安。   王继才夫妇是英雄,是平凡的英雄。

他们是平凡的,这不需要解释,但他们何以称为英雄呢?是因为他们把个人的平凡和爱我们这个国家、守卫国家利益联系起来了,我们的国家因为有无数这样的平凡者的力量汇入而伟大,每个平凡者则因为投身守卫伟大祖国这个神圣事业而成为英雄。   这让我联想到一部电视剧,叫《红色》。 我看完这部戏后,拍案叫绝,拍的太好了,我甚至想象不出还能有别的电视剧比它更好。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红色》极为巧妙地讲了国家认同的问题,虽然这并不是创作者的本意。

我还看了媒体对编剧导演的采访,他们的认识并没有到这个层面,但他们拍出来了。

只能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红色》的时间背景是日本全面侵华时期,上海沦陷之后,空间背景是法租界,当时日本人没有进入租界,租界还保持着原有的秩序。

这个片子最好的不是它的主线故事,而是对那个节骨眼下,租界内形形色色的人的生活的浓墨重彩的表现小市民照过自己的小日子,搞对象,打麻将;混黑道的接着混,有的死了,有的爬上去了;做官的接着捞钱,想着怎么傍上日本人,投靠新靠山;夜总会里,歌照唱,舞照跳,等等。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也大概是同一个时期。   啥意思呢?国难当头之际,没有什么人关心国家危亡!没有人想着抗日!什么叫做一盘散沙的旧中国?那就是。

旧中国为什么被欺负得那么惨?就是因为这一盘散沙的状况。

  今日的中国之所以与旧中国不同了,是因为不再是一盘散沙,人民有了更强的向心力。 王继才夫妇这样的平凡英雄,在我们国家并不鲜见,分布在各行各业,有人一辈子也不会为人所知。   我们需要弄明白,中国人何以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何以在内心生长出了爱国意识,有了对国家利益的认同?  讲爱国主义,讲国家利益,首先得理解国家和国家构建,所谓nationbuilding。 现代意义上的国家,是现代的产物,在前现代,在完成nationbuilding这个过程之前,人的认同对象并不是国家,反过来说就是,那时候国家并不能凝聚国民的认同感。

  西方列强之所以在近代把中国欺负得那么苦,就是因为其民族国家建设的过程完成得早,所以能集中力量,以小克大。   在古代,国家认同淡漠的情况是普遍的。

几千年前的《击壤歌》里就说,帝力于我何有哉,意思是皇帝老儿关我啥事儿。

古时候的中央政府对基层的渗透力太弱,老百姓是感觉不到国家的存在的,对国家没有认同感是正常的。

  人对乡土有眷恋,有感情,是很自然的,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但对国家的认同不是天然就有的。

在古代可以说,国家认同这个事情在读书人和普通百姓之间有很大差异,普遍百姓只知道家乡,只要求过太平日子,谁当皇帝无所谓,就像韦小宝说的,让老百姓有饭吃的皇帝就是好皇帝;读书人因为整天念家国天下的圣贤书,想象的空间更大,在乎华夷之辨。   即便是精英,认同的对象也不一样。

秦已经大一统了,项羽还是只对复兴楚国感兴趣,对统一没兴趣,幸亏有刘邦横空出世,没有让大一统的传统中断。

  还要有阶级视角。

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是一个精英集团,他们的利益跟老百姓的利益并不一致,皇帝姓啥,就是谁家天下,读书人是给皇家打工的。

而老百姓只在乎能有个太平的日子过。   在这样的状况下,什么叫国家利益?国家的边界都搞不清楚(中国人讲天下),怎么界定国家利益呢?怎么会有爱国主义呢?只能有忠君、爱朝廷这个可能。

  中国的现代民族国家建设是在毛泽东领导的革命进程中才完成的。

革命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民主主义革命,中国人民将侵略者从国土上驱逐出去,实现了独立。

在列强的侵略下,中国人终于认识到我们都是中国人,因为西方列强把我们大家都当中国人欺负,这才有了国族意识,这一意识在反抗侵略的斗争中进一步强化;第二阶段是社会主义革命,受压迫者翻身得解放,当家做主人,中国人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终于感觉到这个国家是我们自己的国家了。

  在那之后,中国人才建立起真正的国家认同。

中国终于变成了一个有清晰边界的实体,是一个由疆域、人民、文化等要素共同组成的实体了,可以作为认同的对象了。

这才有了国家利益这个概念可以附着的地方。

  中国的国家构建虽然完成得晚,但比西方国家走得更远。 西方民族国家是经由资产阶级革命建立的,其国家利益还是资产阶级的利益,与劳苦大众的利益相背离。 西方国家窝里斗,打世界大战,不是符合各国人民利益的吧?  而中国革命呢,把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合在一起了,毛泽东领导的国家构建过程把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合一了。

人总是要死的,为人民的利益而死,就重于泰山。 因此,第一,中国作为一个现代国家建立起来了,可以谈国家利益了;第二,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事实上是统一的,国家关照个人的利益,个人也可以为国家利益做出牺牲。 这样的牺牲(不一定是死亡),是重于泰山的。

  以上叙述可以推导出:爱国不是自然而然的,为国家利益奉献也不是自然而然的。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我们今天讲爱国,讲维护国家利益,其实意味着很多,最最重要的还是对革命传统的捍卫与传承,维护好中国人民在流血牺牲中构建出来的国家利益与个人利益、整体利益与局部利益的辩证统一关系。 空洞地喊爱国口号,是没有意义的。

什么是最好的爱国主义教育?是全面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少的担当。   1939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庆贺模范青年大会上说:中国的青年运动有很好的革命传统,这个传统就是永久奋斗。 我们共产党是继承这个传统的,现在传下来了,以后更要继续传下去。 毛泽东的这段话,习近平总书记今年5月在同北京大学师生座谈时也讲给了在座的师生听,他还强调:爱国,不能停留在口号上,而是要把自己的理想同祖国的前途、把自己的人生同民族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扎根人民,奉献国家。   个人理想与祖国前途必然是相互砥砺的,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必然是交织在一起的。

口号不是爱国,能凝聚爱国主义情怀的,也不是抽象的作为文化符号的中国,而是为人民服务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特约评论员李北方)。